当前位置:温州择猫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娱乐傅迦老婆是谁 傅迦老婆资料照片
傅迦老婆是谁 傅迦老婆资料照片
2022-11-27

傅迦老婆田妮是谁,网络上没有相关资料与图片。傅迦把老婆、孩子保护得很好,导致记者从来没有拍到图片,网络上也没有相关信息。要不是在一次专访中,傅迦提到自己的老婆孩子,大家都还以为他单身。

“袁大头”傅迦:聊聊夫妻那些事

傅迦

傅迦是话剧演员出身,演过《白鹿原》《鸟人》《大将军寇流兰》等许多脍炙人口的话剧,近几年又接连出演了《家有儿女》《大校的女儿》《爱情来电显示》等高收视率电视剧。2012年在电视剧《夫妻那些事》中,傅迦饰演“袁大头”,精湛的表演被网友封为最抢眼“绿叶”。

说起家庭生活,傅迦聊着聊着有时自己都会忍不住乐。柴米油盐鸡毛蒜皮在夫妻俩的饬下,也能变得活色生香有滋有味。说到其中的秘诀,傅迦便会拿出《夫妻那些事》中“袁大头”的腔调一笑带过:“妹妹说,开心一天是过,不开心一天也是过,那为嘛不开开心心过呢?”

缘分就是近水楼台与乘人之危

傅迦出生在天津一个艺术世家,父亲是演员,母亲搞曲艺,爷爷爱好京剧,家庭的影响加上后天的努力,高中毕业后,傅迦成为总政话剧团的话剧学员。

傅迦感情戏

一般来说,话剧男演员应该有一副好嗓子和英俊的外表,但很可惜,傅迦样子总有些傻傻的,说话还有些大舌头,齿音字总发不好。虽然天分上有些遗憾,但傅迦为人厚道、学习努力,组织能力又强,所以很快就拥有了雄厚的“群众基础”,成为同学口中的“迦哥”,这其中,叫得最欢的,当属外向活泼的田妮了。

田妮也来自天津,老乡的身份让她和傅迦多了一份天然的亲近,认识的第一天两人就认成了“兄妹”,而“哥哥”傅迦也毫不吝啬地当众夸赞田妮:“我妹妹大大的眼睛,漂亮的脸蛋,一眼瞅见就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。”

傅迦近照

傅迦和田妮这种哥哥妹妹的关系一直保持得很纯洁,傅迦遇到“爱情谜团”时,田妮还果断地给他充当军师。高中时,傅迦曾有自己的初恋,两人手牵手在河边散步,骑自行车伴着夕阳回家,还约好考同一所大学。后来,傅迦进了总政话剧团。总政是部队编制,实行的是军营化管理,不允许学员恋爱,否则一律开除。可初恋的澎湃怎么可能被一纸限定约束,更何况女孩每周都有爱情信如约而至,经历了近半年的煎熬后,傅迦冒出了“试一次”的想法,决定给女孩回封信。

和傅迦要好的田妮无意间得知,当即笑哈哈地说:“哥,您前面已经有三位先烈了,如果您想做第四位,请提前写好遗嘱,托付好后事。”这话仿佛当头一瓢冷水,将傅迦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。此时班上已有三名学员因为谈恋爱被开除,团里的领导也因此虎视眈眈地盯着,傅迦心里一哆嗦,回信的念头瞬间熄灭。就这样,傅迦在田妮面前号啕大哭了一场,埋藏了自己的“初恋”。

两人关系真正突破,是在毕业后的第三年。

傅迦憨厚老实

毕业前,傅迦因出演尚敬导演的小品《哨所夜话》一举成名,被留在了总政话剧团,成为话剧团“最会演戏”的台柱子,还交了一个温柔漂亮的女友。俗话说:爬得越高摔得越重,极度自我膨胀之后,傅迦迎来了人生的重创:先是他自信满满的小品屡屡落选小品大赛,接着他的演技受到各方质疑,“排小品想拿奖吗?千万别让傅迦演,他演了准拿不上!”最后,在事业最低谷时,女友也离他而去。爱情和事业的双重打击让傅迦痛不欲生,他学会了借酒浇愁。

喝酒伤嗓,这是话剧演员的大忌,但傅迦早已将这些统统抛诸脑后。那年在西安演出,他再一次贪杯,结果站在舞台上时,无论他使出多大的劲,嗓子就是出不了一丝声音……当他灰溜溜地下台时,田妮给了他一个鼓励的拥抱:“你老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,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,那么你就挣扎着看看,看看生活什么时候整死你!”

失意的生活将田妮推到了傅迦身边,在她的心疼与关怀之中,傅迦觉出了田妮的好,两人恋爱了。交往半年后,领导们瞅出端倪,便撺掇傅迦赶紧结婚:“话剧团要分房子了,你赶紧的,结了婚好分房子。”傅迦于是手忙脚乱地跑到田妮面前,单膝跪下:“妹妹,咱们结婚吧,团里要分房子了。”田妮激动得一脸泪珠,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了……

但事后,田妮回过味来,撅着嘴不干了:“你这叫乘人之危!不就是想找我要房子住嘛!”傅迦腰一挺嗓子一清,理直气壮地反驳:“乘人之危怎么啦?我还近水楼台呢!晚了这么多年才捞到月亮!”

过日子就是边恋爱边打架

傅迦把妹

婚求完,傅迦马上就甩了个包袱:他把所有的积蓄塞给田妮,然后等着田妮派活安排结婚事宜。虽然说起来是“让妹妹当领导”,但其实里里外外加起来,除了单身宿舍里的那些家什,傅迦的全部身家只有1500元。田妮呢,却乐滋滋地顶着“领导”这个头衔,揣着1500大洋忙活开了:“洗衣机不能少,得划出1200元来;还有300块够买喜糖了;至于婚房嘛,也就是跟人合住的两居室中的一居,弄点腻子自己拾掇拾掇就行了。”

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,就这么“裸婚”嫁给了傅迦,所以傅迦“感恩戴德”,全心全意地“衔泥筑窝”。工资的总和才两千元,他便接配音、跑龙套、演话剧……有了孩子后,傅迦更是全年无休,开足马力向前冲。2003年话剧团搞职称改革,在几乎没人愿意和他搭档的尴尬情形下,傅迦奋起直追,不仅顺利评了级,还收获多项大奖;2006年,傅迦和宋丹丹搭档出演话剧《白鹿原》,宋丹丹被傅迦的艺术才华吸引,当即向北京人艺推荐了他,随后傅迦顺利加入人艺……傅迦被“让妹妹过上好日子”推着催着,一天天花开向上。

但再好的日子也免不了磕绊。傅迦是典型的射手座,凡事随意率性,而田妮是讲规则的白羊,所以控制与反控制的战争总是不时爆发。傅迦最初采取“退让”政策,但有时被叨叨烦了,也难免抱怨。一次,傅迦难得休假,一高兴,便铆足了劲儿在网上看了一夜的美剧《生活大爆炸》,第二天一大早又顶着黑眼圈送女儿上学,回来后还在博客上得瑟:“太好看了!我真恨自己不是一部机器,永动机一样的那种!”这下可捅了马蜂窝,田妮下班一回到家,就唬下脸“家法伺候”,从有害身体健康说到交通安全,再到癌症预防、家庭幸福……最后,傅迦只得老实投降,乖乖认罚。

傅迦宋丹丹饰演夫妻

过后,傅迦也非常委屈:“你什么时候能够不说我?”田妮狡黠地一笑:“你不知道有一句话吗?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,都有一个吧的女人。”

除了偶尔拌拌嘴,田妮的“驭夫之术”更多的是幽默。傅迦热衷于厨房,一度最大的梦想是当厨子,所以厨房通常是他的天下。但做美食的大厨一般都不乐意收拾厨房,常常一顿美食之后厨房一片狼藉,这时田妮便会笑嘻嘻地曲线救国:“哥,我告诉你,听说不擦灶台是要破财的。”傅迦一听,马上拿起抹布开工,然后一边擦一边装傻:“好啦,一擦千金来。”

对于很多中国男人而言,要当面向妻子说出“我爱你”之类的甜言蜜语,是相当难为情的一件事,偏偏大多数女人都热衷于“中甜蜜的毒”,所以不少家庭每天都会上演口水战。作为女人,田妮自然也不能脱俗,也希望能从傅迦口中听到她喜欢听的那些词汇,但对于传统的傅迦来说,这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。田妮便聪明地反客为主,反过来向傅迦施以蜜糖。

2009年4月,田妮生日那天,傅迦在餐桌前端详了她一番后很好奇地说:“怎么这么多年了,岁月在你脸上几乎没留下任何印记呢?”田妮很认真很自然地答:“因为我有哥呀!”一句话让傅迦感动得差点当场哭了出来……

傅迦老婆和小三

在“哥哥妹妹”的打打闹闹中,日子越发活色生香,而傅迦,也在田妮无处不在的幽默中学会了冷不丁地弄点乐子。傅迦喜欢玩游戏,还时常将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变成游戏中的主人公,美其名曰“为了不忘记他们的名字”。有一次,田妮惊奇地发现,自己竟成了哥哥游戏中“最好的网球手”,好奇之下,她询问缘由。傅迦看着她,摇头晃脑地说:“这是我对你的殷切希望啊,妹妹,你可要加油!”原来,因为嫌烦怕累,刚学了几次网球的田妮准备“退学”了。

哥哥这么一闹腾,田妮不好意思了,老老实实把网球课坚持了下去。半年后,她不仅球技大长,面色也一天天红润,最后不得不向傅迦“谢恩”:“多谢哥哥点拨。”

从恋爱到结婚,傅迦和田妮用了不过半年,所以婚后的日子被傅迦形容为“先结婚后恋爱,一边谈恋爱一边打架”,但打着打着,彼此就打成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“我现在把精力都放在了拍戏上,争取多赚钱,希望能在她生日的时候送给她一个名牌包,或者在未来的某天送她一个大房子,让她过上电视剧里那些女人的光鲜生活。这些其实都是她最不在乎也不想要的,但我希望能用实际行动来阐释我的爱,因为妹妹是我最想报答的人。”

我才不想做爸爸,我只想做哥哥

2002年初,傅迦当爸爸了。女儿出生的那一天,傅迦还在赶场子挣外快。当他急匆匆从配音棚赶到医院时,田妮早已进了产房。见到女儿的第一眼,傅迦瞬间没了大男人的“尊严”,当场哭了。“有激动有愧疚还有别的,总之五味杂陈,一言难尽,忍不住就掉眼泪了。”即便多年后再回想那天的情形,傅迦依然会红了眼圈。